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固宠攻略 > 第五十五章看花灯

第五十五章看花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了,哥哥,你还是与家时一般啰嗦。小说..”胡氏说着又笑了起来,胡峮却觉得与家里受尽宠爱,无忧无虑的时候比起来,妹妹如今并不是真心的欢乐。

    兄妹两人难得相聚,吃的自然多些,直到外院厨房的郑婆子笑眯眯的来了,话里话外的是就是时候了,吃的也差不多了,酒也快没了,胡氏气得又砸了一两银子,郑婆子才拿捏着嗓子说了两句好听话,一甩身,扭着肥腰走了。

    “这起子小人看我如今不得意便来作践我,没得连累了哥哥受这样的冷待。”胡氏不由想到有一年齐氏的哥哥来府里给齐氏祝寿的时候,这府里上下对他可是客气的很。

    纵然齐氏再不得宠,她也是正经的妻,她这个妾侍比不得正妻,便是自己个儿使了银子若是上头的人不把你当人看,有银子也有疏通不了的。

    这些个婆子哪个不是心里头有一本账的?打量着如今世子爷风头正不好,她也不是个得宠的。便在哥哥面前这般作践。

    胡氏见自家哥哥一脸阴沉的模样,才自觉说多了嘴,叫哥哥难受了,胡氏虽是个笑面虎,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可是在自家亲哥哥面前,总算是真诚的,连忙说道:“这些个婆子都是这般,便是咱家,也是不给银子使不动人的。”

    胡氏的父亲官职虽不大,可他们兄妹两人都是嫡出,正经在扬州府里的时候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胡峮原本以为自己入了京有这样的体面,想必妹妹在府里也过得不错。

    过年的时候妹妹得了假,出来看他一次也是大包小包的东西,胡峮不曾多想,如今自己进了府才知道。

    再联想到父亲的妾侍,即便是母亲不刻意打压,也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府里的下人又何曾是真正放在眼里的?到底是他自己太过天真了。

    越是这般想,胡峮便越是攥紧了拳头。他定要有出息,这样妹妹的境遇也能好起来。“世子爷可喜欢你?”

    胡峮原本想这么一问,只是想着以自家妹妹的才貌,哪有男人会不喜欢的?只不过是那个传说中的“杨柳仙儿”勾住了世子爷的魂儿。

    待到他功成名就了,给妹妹扶了正,到时候自有法子来对付那个杨柳仙儿。那个婊|子本就不受侯府众人喜欢,哪有自家妹妹讨喜?

    兄妹两人各怀心事儿,便吃不下东西了,不一会儿功夫,胡峮将父亲母亲托人送来的银票分了妹妹一半。

    他如今吃住都有侯府安排,但是也不能这般占人家侯府的便宜,没得以为他是个破落户儿来占便宜打秋风的,到时候侯府难免更加看轻自己的妹妹。

    因此胡峮决定回去之后房租也自家付,扬州地界一向富裕,他母亲也是商户人家的千金,银钱自小便是不缺的。

    只是原先以为侯府客气便也不外道。再加上妹妹如今这样的境遇,在侯府里面也多得是使银钱的地方。待到胡氏回到了自家的常青阁,才听说夫人姚氏病了,这些天被生生给折腾的。

    她就琢磨着晌午的时候夫人或是不是故意不见她的,既然不是惹了夫人的厌烦,胡氏心里又高兴了起来,只不过姚氏到底坚强,正月里头生了病多少是有些不吉利的。这回不用姚氏娘家定国公府出面,便是安国公的老夫人亲自请了御医出来。

    给姚氏看了,也给老夫人李氏一道看了,各自开了药方,两个园子里的丫鬟再细心照料着,姚氏到底年轻一些,十五的时候便能够下床了。

    “你是说十五元宵夜里,咱们都能出去看花灯?”杨晓敏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她原本还想着怎么跟忠王见面呢。

    当初回复的时候只说是内宅寡妇,年关事忙,出不的门子,那边也十分善解人意的与她说愿意等,等她有空的时候使人去忠王府带个信儿便成。

    因而一听说十五的夜里能出去观灯,杨晓敏的眼睛便亮的跟灯泡似的。红梅跟红络望着自家姨娘好容易的欢脱模样,忍不住笑着捂了嘴。“可不是吗?咱们侯府门第高深,平常即便是正经夫人姑娘们都不得出门,只不过元宵佳节的时候却是可以的。往年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姨娘难不成忘记了吗?”

    红络这一句话却把杨晓敏给问住了,她的原身记忆里面可没有这段记忆啊,正急得头顶冒汗的时候,只见红梅轻笑了一声。“你原是不知道,咱们姨娘原本身子骨弱,不爱出门,前两年元宵佳节的时候都躺在床上哩。”

    红络这才恍然大悟,她也不过是近来才被调进来伺候的。只知道到了元宵佳节,府里的女眷是可以出去看花灯的。却不知道杨晓敏还从来没有出去过。

    杨晓敏松了一口气,是了,这原身的身子骨确实是不好,要不然怎么会看了一次花就患了风寒一命呼呜了?

    倒是便宜了她。“是了是了,如今我身子骨好了,这一次必然是要去的。”杨晓敏已经有些激动的说了,只不过为了掩盖她的兴奋,她还是略略放缓了语气,只是了解杨晓敏的红梅与红络两人还是能够轻易听出杨晓敏此时语气里面的兴奋。

    “瞧把姨娘高兴的,可见前两年是闷坏了。”杨晓敏只有讪笑,前两年的可不是她啊。前两年那个原身或许已经做好了在这侯府老死的准备了,秦进烨来或是不来,宠或是不宠,总之她不争就对了。

    况且身子骨又不好,如何会在意什么花灯呢?如今的她可就不一样了,她是要出去的,要过自由生活的人,况且在她的心里,秦进烨始终不是良配。只不过想起秦进烨这段时间的德行,杨晓敏就忍不住直起鸡皮疙瘩。

    吓得她都不敢去瑾兰院了,幸好据说那个货现在还起不来床,还说什么她最好,油嘴滑舌的,竟被打了一顿,脑子都打残了?

    若是秦进烨知道自家的亲近被杨晓敏这般嫌弃,说不定会被活活气死。秦进烨原先从战场回来郁郁寡欢的时候,是柳玉儿陪他,他爱上了柳玉儿,如今在他的世子之位岌岌可危的时候,是杨晓敏还坚持来看他。

    因此他又觉得杨晓敏最好了。与前一次比起来,这一次是他或许没有了权势,前一次他又失去了什么?这样一对比,他更加觉得这个平时相处就极为舒服的杨氏是真心的了。

    这也是大家子弟的悲哀,能同富贵,可若是要共患难的却是少之又少。只不过如今他对杨晓敏还没有到爱的地步。

    对柳氏也不过是一时之气罢了,至于柯氏,胡氏,崔氏跟孟氏,秦进烨进她们房里本来就少,自然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那若是出去的话可有甚讲究?”杨晓敏知道大户人家重规矩,因此还是先问清楚才好。眼睛却不眨一下地盯着红梅。“姨娘可知道珍馐楼?”

    杨晓敏眼睛亮亮的,只盯着她们两人,红梅立时就忍不住了,不待她回答便道:“出嫁的妇人虽说不如未出嫁的姑娘们自由,能够随意走动。可是若是有夫君带着,便可以出去逛逛。那珍馐楼每年咱们侯府都会包下一层来,给众位夫人奶奶们观灯用的。”

    杨晓敏一听,顿时又蔫了神了,才刚说那货最好都不要下床,只是若是没有他领着,也就是说她也只能待在那珍馐楼上面了?

    “姨娘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不欢喜?”杨晓敏这才回过神来,虽说是要秦进烨带着,如今秦进烨没有妻子,只几个妾侍,柳氏的身份最低,秦进烨若是陪着其他的妾侍,倒是还好看一些。

    或许她可以争取一下,到时候等走到人多的地方再把他甩开不就得了?这样一想,杨晓敏又高兴了,谁也不许阻挡她的计划。杨晓敏心里如今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谈拢合作的事情。

    等有了几分薄面,她就可以求忠王帮她弄个户口。忠王虽说是个闲散的王爷。只是一个王爷的身份在哪里,办个户口还不是张张嘴一句话的事情?

    杨晓敏立时又对十五元宵之夜充满了期待。杨家人不知道杨晓敏那一晚能出门,当天托了人送了元宵进来,磨得细细的水磨汤圆也叫做“元宵”,里面的馅儿放得足足的,是秋天腌渍的桂花糖。桂花儿不似豆沙芝麻精贵,可是也是好东西,难为母亲有心。

    杨晓敏吃的津津有味儿,吃完了,又舀了一碗提了盒子去了瑾兰院,纵然是浑身鸡皮疙瘩,如今也得去,“夫人还在生世子爷的气,怕是连元宵都没人送去,姨娘此番去世子爷定会高兴的。”

    红梅笑眯眯的说道,杨晓敏有些不以为然,这个货怎么样都是夫人的亲儿子,怎么可能会少了他一碗汤圆?只是杨晓敏去的时候却听说秦进烨去了揽玉阁。

    心里不由有些失望,自然不是因为他去揽玉阁失望,而是因为他不在,她就不能实施自己的计划,如今他腿脚不好,她也不怕他使坏,最多是占占口头上的便宜罢了。

    为了自由,杨晓敏决定,被占占口头上面的便宜还是忍了吧,前世在职场上面也不是没有过,也没有少块肉,再说更多的便宜她也不是没有被占过。

    当初为了家人,她都忍了,如今有机会出府了,她能不忍吗?更何况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正当杨晓敏失望的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见在月光下一个人一瘸一拐的往瑾兰院来。

    杨晓敏到了这古代之后,眼神明亮了许多,一眼就看见那是秦进烨,不是去了揽玉阁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红梅激灵,忙喊道:“是爷回来了,姨娘给您送元宵来了。”杨晓敏远远的望着秦进烨的身影似乎有些落寞。心道这家伙又抽什么风了?

    只是嘴上却也十分温柔的说道:“妾听说爷去了柳姐姐那里,还以为妾白来了一趟,爷回来的正好,妾母亲差人送来了元宵,妾自家小厨房煮的,是桂花儿馅儿的,有些粗陋,不敢给夫人送去,可想着如今爷在养病,夫人忙,怕是要疏漏了,因而大胆给爷送来尝尝嘴儿。”

    虽说心里觉得姚氏不会为着这点小事情跟自己的亲儿子置气,连元宵都不送来,但是杨晓敏嘴上却是这么说了。

    只是说怕是疏漏了。秦进烨的眼神忽明忽暗,待到灯火下面瞧见一个淡蓝色的身影,衣领上面绣着一圈毛,衬得一张小脸儿在月光下越发的雪白。只见她眯着眼睛笑盈盈的望着她,手上还亲自挽了一个食盒。

    心里忽然之间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秦进烨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情,只不过原本想着自家能下地了,之前也冲玉儿发脾气。心里想着她以前的温柔。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明儿便是十五元宵佳节,秦进烨想着去看看她,奈何才刚到门口就听见她在发脾气,责骂下人,口口声声说如今世子爷的地位要不保了,她们一个个也不拿她当回事儿了?

    这可曾是他最爱的玉儿能说出来的话?玉儿不是任何都是都是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吗?秦进烨只觉得满心都是苦的,刚想回头逃开,却是拐杖敲到了柱子,发出了声音,被里面的人听见了。

    秦进烨清楚的看见,玉儿看见他的时候脸色都白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之前说的都是她的真心话。秦进烨原想甩袖而去,但是被柳玉儿死死的保住,脱不开身。然后她就只是一个劲儿的哭,一个劲儿的道歉,秦进烨心里直发酸,却没有说话。

    柳玉儿见他站住不动,就一直说他们以前是如何甜蜜,又说请他无论如何要珍重,他是世子爷,是整个镇南侯府未来的主子。这话本也没有错。

    可是如今秦进烨听着却刺耳的很,柳玉儿越说他们以前的甜蜜,秦进烨就越觉得她虚伪,恶心。他本来就因为被打了之后柳玉儿不曾来看他,心里有几分芥蒂,现在好不容易去见了柳玉儿,又知道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还有她的那一声声世子爷,把秦进烨的面色叫的越来越难看。

    其实柳玉儿也是挺冤枉的,天知道这位爷怎么会忽然出现,她被姚氏禁足,秦进烨又有腿伤,所以她以为他是不可能会出现在揽玉阁的。不得不说百密一疏,总归是被看透了真面目。

    况且人一慌就容易露馅儿,更是当场被听见,她自然是急着解释,只是越解释越乱。又是这样的话挂在嘴里,秦进烨听了如何能舒服?

    如今秦进烨就只有一个念头,是不是因为他是世子爷所以她当初才接近他?是不是他是世子爷,所以她才愿意跟着他?他为了她冒天下之大不韪,难道只换来一个因为他是世子爷不成?

    秦进烨的心冷了,他一把推开柳玉儿,冷冷的望着她,眼底的冰冷让柳玉儿浑身发寒,却不敢再抱着他不撒手,只得眼睁睁看着他走了。

    原本他以为她是不同的,但是没有想到直到今天她才看清楚她的真面目。秦进烨面如死灰,一瘸一拐的自己回到了瑾兰院。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难道是他做错了吗?是因为他自己识人不清?当初齐氏对他的嫌弃他是亲耳听见的,因此对于齐氏,若是齐氏真的死了,秦进烨或许还会觉得对不住她。

    但是如今齐氏都改嫁了,秦进烨觉得没有什么亏欠她的,毕竟她是嫌弃他的,一个男人的自尊让他无法再接受齐氏,即便是齐氏悔改,都没有办法弥补当时秦进烨心里的创伤,这也造成了齐氏的悲剧。因此对于齐氏他只是觉得两个人的缘分不够。

    却从来不觉得自己对不住她。但是对与柳玉儿,他自问是一心一意对她的,若不是为了子嗣,其他的姨娘他是从来不碰的,后来因为母亲逼得紧没有办法,他才碰了,但是柳玉儿也是口口声声的说理解他的。

    因为愧疚,秦进烨对其他的姨娘从来不逗留。但是传统的思想让秦进烨觉得即便是他有妾侍并没有什么大错,他并不是好色之人,只是想要一个后代罢了。

    可是玉儿却子嗣艰难。终于许氏怀孕了,秦进烨以为他能松一口气了,但是许氏后来又死了,带着那个没有缘分的孩子。

    但是直到许氏死了,孩子没了,秦进烨都还想不起来,许氏长什么样子。这后院的女人,或许除了玉儿,也就是杨氏能够让秦进烨有几分印象。

    想起杨氏,秦进烨的嘴角才有一些温暖,当初对杨氏,哦不,对敏儿的印象也只限于“她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如果不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怎么会叫母亲开了口叫自己收她呢?因此秦进烨对待她十分粗鲁。并且一点怜惜之情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