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 146 护姑的嫂子惹不得 上

146 护姑的嫂子惹不得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雷医生,没有什么事了,以后你专心帮二少爷做康复治疗就可以了。”霍东铭沉冷地吩咐着雷医生,心里想着他该到外面去请一位有妇产科经验的女师医回来当家庭医生,毕竟家里现在有着两名孕妇。“以后,谁也不准通过雷医生询问胎儿的别,不管是男是女,我都接受,如果你们谁无法接受的,可以和我断绝关系。”
  
      末了,霍东铭还是沉冷地补充了一句。
  
      他发狠了!
  
      再不发狠,以母亲的个,还是会再追问胎儿别的,他不想妻的压力一再地增加。
  
      雷医生点点头,便转离开了。
  
      在场的几位主人都被霍东铭的话吓到了。
  
      章惠兰嗫嚅着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选择沉默了,反正她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以后不问就不问吧。
  
      “若希,来,我带你出去走走。”霍东铭伸手拉起了蓝若希,然后就往停车场走去。
  
      霍东恺沉默地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兄嫂离开。
  
      “东铭,你刚才的话,狠了点儿。”若希在钻进车内的时候,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扭头看着钻进来的霍东铭,霍东铭不知道要带她去哪里,没有让他自己的两名保镖跟随,只吩咐保护她的那四名保镖另外开着一辆车跟着。
  
      “我不发狠,他们都不怕了。因为有了你。”霍东铭关上车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发动引擎,把车开出了霍家别墅,沿着弯曲而算得上宽敞的路往外面开去。
  
      年一过,仿佛就闻到了天的味道。
  
      路边的花花草草都悄悄地变了,绿叶悄然变绿,小草悄然冒出新叶,天的气息悄然袭来。
  
      到时候雨一下,大地回,金麒麟花园里面的景色会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美丽迷人,有山有水,有桥,有花有草的。
  
      “这么说,是我的错了。”若希意会他话中有话,她嘻嘻地低笑着,杏眸弯弯的,如同两弯新月,煞是好看。
  
      霍东铭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唇略弯,带着似有若无的笑,笑容是宠溺式的。
  
      因为他她,因为他宠她,只要有她在场,大家都觉得就算他发飙了,她都能让他熄火,所以他不发狠,家人便不怎么怕他了。
  
      还好,她是个玲珑的人,什么时候该给他面子,她都会给,不会一味地拿着他的来灭他的威风。
  
      出了金麒麟花园,上了外面的国道,开了一会儿后,转入了市中心的街道。
  
      蓝若希有点意外地看着街道上到处都有卖花的,而且很多玫瑰花,也很多人抢着卖玫瑰花。
  
      忽然,她想起来了。今天阳历是二月十四,西方人节呀。
  
      怪不得这么多人抢着买玫瑰花了。
  
      这一天的玫瑰花很贵,也是最抢手的,男人们大都会买玫瑰花送给自己心的女人,或者借着这个有的子送花给自己喜欢的女人,借着表达自己的慕之心。
  
      人节,她又该送什么礼物给她家男人?
  
      衣服,领带,花?
  
      衣服,领带可以,花嘛,怕他是不会喜欢的。
  
      霍东铭把车停在了一间最大间的花店门前。
  
      扭头,深邃的眸子闪烁着意,抿着的唇轻轻地启着:“若希,你先在车内等等,我下车买些东西。”然后霍东铭高大的子就钻出了车外,走进了花店里。
  
      蓝若希知道他是为自己买花去,就算知道了答案,她还是带着万分的期待,等着他手捧玫瑰花递给她的那一刻到来。
  
      是女人,都喜欢在人节这一天收到花的。
  
      片刻后,霍东铭便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钻进了车内,他把那一大束的玫瑰花递给蓝若希,深深地说着:“老婆,人节快乐。”
  
      若希笑着接过了那大束的玫瑰花,然后笑着在他的俊脸上吧唧一声,亲了一口,笑着:“谢谢。”
  
      送一束花,得到了妻的一记主动亲吻,霍东铭比蓝若希收到花更开心,他关上门的时候,一边手还恋恋地抚着若希刚刚亲吻的地方,眉眼间全是傻笑。
  
      若希见他那傻样,忍不住又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这一次霍东铭不傻了,赶紧摄住她的唇,给她来一个法式的深吻,直吻得她晕头转向,差点窒息,他才不舍地移开了唇。
  
      “喜欢吗?”霍东铭暗哑的声音响起,拉回了若希的神游太虚。
  
      他用脸磨蹭着她的脸,这个动作极为亲昵。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会喜欢。”
  
      霍东铭磨蹭她的脸几下,便坐正了子,然后轻问着:“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有,步行街。”
  
      该轮到她替他挑选礼物了。
  
      “遵命,老婆大人。”
  
      车,咻地就开动了。
  
      步行街里人来人往,很多千金小姐,豪门贵妇在各家商铺穿梭,因为新年刚过,还是年假期间,又刚好是人节,大家逛街的兴致就比往常要高一些。
  
      夫妻俩下车步入步行街的时候,很多人都向两人打招呼。
  
      以前蓝若希行事低调,除了一些极为顶尖的豪门千金之外,没有几个人认识她。自从她嫁给霍东铭,成为霍家少夫人之后,她想低调也不行了,再说了霍东铭宠妻成瘾,出了名的,大家对她也就更熟识了。
  
      现在她和霍东铭一样,都成了公众人物,还是最抢眼球的公众人物,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
  
      蓝若希径直走进一间男士品牌服装店,替霍东铭挑选了一黑色的西装,霍东铭的西装大都是量订做的,极少会到店里来购买。还好,这间店的服装都是品牌,货真价实,质量极好,当然了,价格不菲。
  
      若希其实喜欢他穿着白色的西装,觉得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有亲和力,不像穿着黑色西装时那样总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感觉,让人觉得他晴难测。但他穿黑色的西装,若希最终还是选择了送他,他喜欢的颜色。
  
      选了西装,又选领带。
  
      霍东铭一直抿着唇不语,像个保镖一般跟着蓝若希转。
  
      深邃的眸子也是一直胶在蓝若希的上。
  
      蓝若希会拿着衣服往他上量,也会拿着领带往他上摆一下,看看颜色是否适合他。她挑选得细心,他发现她在翻看衣服的质量时,把衣服所有线路都要查看一遍。
  
      她是为了他!
  
      这一点让霍东铭像喝了蜂蜜一样甜。
  
      花了一个小时左右,蓝若希才选定了西装和领带。西装是两,领带也是两条,她说可以轮着换。只是她没想到,在以后的子里霍东铭都是穿着她送的这两西装,轮着来换,直到某一天……
  
      结了帐,出了服装店,她便笑着把装着衣服的袋子往霍东铭的怀里塞着,笑着:“东铭,这是我送给你的人节礼物。”虽然不神秘,也是她最真最纯最深的心意。
  
      霍东铭抱紧袋子,腾出一只手就把她带进怀里了,深沉地说着;“谢谢你,这是我最喜欢的人节礼物。”以往过人节,他也收到过很多礼物,一些痴恋他的女人会送他很多礼物,当然了,他是不会要的,人家送来,他转手就扔了。蓝若梅也送过,却不是送他衣服和领带,而是送一些小礼物。以前他想不明白蓝若梅为什么只送他一些小礼物了,现在他才明白,蓝若梅根本就不他。
  
      而他好像在人节当天也没有送过花给蓝若梅,最多就是和蓝若梅吃一餐饭。
  
      他觉得自己很小气,此刻才知道自己的心远远比自己的行动更诚实。
  
      若希在他的腰际捏了一下,笑着在他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便看到他两眼放光,一副恨不得立即就把蓝若希吞进肚里的样子,让若希没来由地就红了脸。
  
      霍东铭招来一名保镖,低低地在保镖的耳边吩咐了什么,便看到保镖点头离去。
  
      若希也没有过问他吩咐什么。
  
      接下来,霍东铭自然是带着她到处走走,散散心。因为若希答应过他,过了年后就安心待在家里养胎,只会偶尔回公司里看看。虽然她在家里安心养胎,他的担心会少一些,但新的担心还是涌上了心头,他担心她会闷。
  
      一个人就是这样,对她的担心,无时无刻都在,旧的担心走了,新的担心又来。
  
      傍晚的时候,霍东铭带着若希到了帝皇大酒店,夫妻俩决定不回家吃晚饭,在这个浪漫的子里,浪漫的夜晚里,两个人吃一餐浪漫的烛光晚餐。
  
      吃完了烛光晚餐,霍东铭又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盒巧克力,盒子自然是心字形的,他把那盒巧克力送给了她,说是第二份人节礼物,让她的心就如同巧克力一般香醇甜醉。
  
      有些人快快乐乐,天天浸在蜜缸里,有些人却没有那样的福气。
  
      霍家。
  
      霍东燕沐浴后,穿着一家居服,穿着一双拖鞋从房里走出来,往母亲的房间走去。
  
      她在沐浴的时候,虹姐来说,母亲让她沐浴后就去找她。
  
      章惠兰的房间在三楼。
  
      霍东燕下到三楼的时候,意外地看到父亲霍启明正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以及一大盒巧克力,还有一条浅蓝色的围巾站在母亲的房前。
  
      霍启明也是因为江雪傍晚打电话来给他,说今天是人节,让他去陪她,他才知道今天的子是讨好老婆的最佳子。于是他赶紧跑到外面去买了一大束的玫瑰花,一盒巧克力,盒子是心字形的,还有一条围巾,章惠兰喜欢浅蓝色的,冬天外出的时候,她习惯要围上一条围巾,保护她的脖子不受到冷风吹拂。
  
      年轻的时候,他没少做这样的事,可惜都是捧着花和巧克力送给江雪的。这是他第一次送给妻子,他有点不好意思,所以站在门前数分钟了,也不敢敲门进去。
  
      “爸,你怎么在这里?”后传来了霍东燕的声音,霍启明脸上立即掠过了尴尬,他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燕燕,你来得正好,这些是爸送给你妈的人节礼物,你帮爸拿进去给你妈,行吗?记得,一定要说是爸送的。”
  
      说完,霍启明就把东西都往霍东燕怀里塞,他自己则赶紧离开了。
  
      章惠兰这几天对他的态度让他害怕碰壁。
  
      “爸……这算什么呀,现在才来送,不觉得太迟了吗?”霍东燕嘀咕着,不过还是替父亲拿着东西敲开了母亲的门。
  
      如果父亲能和江雪一刀两断,真心对待母亲,其实,她还是渴望的。毕竟是自己的父母,没有人愿意看着父母整天黑口黑脸的。
  
      “妈,这是爸送给你的人节礼物。”霍东燕抱着花进入章惠兰的房间,自顾自地就帮着章惠兰把花插进一个大花瓶里,然后又把那盒巧克力摆放到正坐在沙发上,淡淡地修着指甲的章惠兰面前,那条围巾,也摆放在巧克力旁边。
  
      章惠兰淡淡地扫了礼物一眼,脸上没有太多的表,心里倒是在翻滚着。
  
      一把年纪了,他才送花给自己,是讨好?是抱歉?
  
      想到他的偏心以及背叛,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过的子,章惠兰又狠着心告诉自己,不要再被他偶尔的举动收买了。
  
      这婚,她离定了!
  
      现在儿女也长大成人了,她也相信儿女们会理解她的。
  
      “妈,爸这几天特别的听话,对你特别的好,这其中……”霍东燕在章惠兰的边坐下,试探地问着。
  
      “良心发现了。”章惠兰淡淡地应着,停止了修剪指甲,她虽然有了一定的年纪,但对美容方面的保养,她每天都会抽空在做,尽最大的努力去挽留自己渐老的容颜。
  
      “爸的良心早就让狗吃掉了,才不会良心发现呢。妈,虹姐说你找我。”霍东燕嘀咕着,摆明不相信父亲会良心发现。不过她没有在父母的话题上扯下去,而是转入了正题。
  
      章惠兰没有立即回答。
  
      她先是拿起了那盒巧克力,然后打开看了看,便合上了。
  
      重新把巧克力放回茶几上,她才偏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眼里有着怜及歉意,想了一会儿之后,她才说着:“东燕,妈打电话给好几个朋友了,她们认识的人比妈还多,妈让她们替你介绍几个好男人,明天,你先去见第一个吧,妈想,总有一个好男人是愿意接受你的。”
  
      让她去相亲?
  
      霍东燕瞠大了双眼,没想到母亲真的会让人帮她介绍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