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 120 真话太伤人

120 真话太伤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身,慕容俊面向了沈柔。
  
      他的脸上还是一片的温和,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笑意,只不过他那抹笑却给沈柔一种阴冷的感觉,如同此刻的气温一般,凉嗖嗖的。
  
      “沈小姐,你能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慕容俊的质问都显得温和至极,好像刚才那个出手打人的不是他。
  
      林小娟站在一旁,眼里全是失笑,这个男人呀,被称为笑面虎还真的不为过。明明就想着把沈柔撕了,脸上还能挂着笑容,连问话都能这般的温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没有男子气概呢。
  
      商场里出出入入都是人,大家都对这三个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倒是没有人停下来观看。
  
      慢腾腾的冬阳就像老牛一样,总算慢慢地从东边爬了起来。高空中有了阳光,大地的光明立即就明亮了一倍。万缕阳光折射下来,暖暖的,如同情人的手在抚摸一般。
  
      今天的风还不算大,不过吹在人的身上,还是觉得挺冷的。
  
      真正的冬天了,现在白天最基本的气温都是十几度了。
  
      林小娟觉得有了一分的冷意,她才穿了两件衣服,虽然外套还算厚,不过站在商场外面,又有风吹着,站得久了,便觉得冷了。
  
      慕容俊眼角余光捕捉到她的唇色似乎因为寒冷而变得有点乌黑了,立即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扭身披到她的身上,又爱又怜地说着:“傻瓜,出门也不知道多穿几件衣服,要是冷着了,我就把天都拆了。”
  
      “你自己穿得也不多,我不冷,你快穿回它吧。”林小娟连忙想把衣服还给他,谁知他深眸一沉,一缕威胁瞪向了林小娟,林小娟就认命地披着他的外套了。
  
      慕容俊这才满意地转身,再一次面向着沈柔。
  
      “你打我?”
  
      沈柔被这一连串的转变弄得晕头转向的,她不认得慕容俊。慕容俊很出名,大家都知道他的大名,不过他没有上过报,没有登过刊,除了工作,生活上他极为低调,平时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可不像霍少那般,自小在t市就吸引着人们的目光,是个大众化的人物。所以很多人知道慕容俊的名字,不认识慕容俊的人。
  
      环宇集团以前倒是和千寻集团有过业务关系,以沈柔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见得到慕容俊?
  
      霍东铭不通知,慕容俊都不会在千寻集团出现的。
  
      “对,是我打你,需要赔钱给你去上点药吗?”慕容俊淡笑地问着,听在沈柔耳里,她觉得这个人真是疯子,打了自己,却还主动要赔钱。
  
      听在林小娟的耳里,她觉得慕容俊肯定还会再出手。
  
      她可没有错过他在看到食物被沈柔踩得稀巴烂时,眼里闪过的阴寒。
  
      “你赔得起吗?”沈柔的双脸都肿了,她气极地嚷着。猜测着慕容俊是林小娟的男友,心里想着以林小娟的出身,这个男人估计就是普通的打工一族。
  
      慕容俊不答,而是掏出自己的钱包,把钱包里面除了那张五十元之外,其他的全都取出来朝沈柔迎面扔去,那数千元的红色人头像就像天女散花一般,在沈柔身上飘落。
  
      “我慕容俊没有赔不起的。”他话音一落,大手一扬,啪啪几声,又连打了沈柔几巴掌,差点没把沈柔打成猪头,沈柔没想到他还会再打她,没有任何的防备,又一次被打,一张平凡的脸立即红肿起来,火辣辣地痛,嘴角渗出了血丝。
  
      “既然赔了钱,刚才打两巴掌太亏了,所以多打几下。这些钱你捡起来算是你的赔偿了。”慕容俊打完之后还拍了拍手,好像打了沈柔会弄脏他的手似的。
  
      一旁的林小娟看到那些人民币被风着乱飘,她蛋疼,赶紧去把人民币捡回来,就算慕容俊的钱多得可以当成被子给她盖了,她也不想他如此糟蹋人民币,这几千元,有些人劳累一个月还赚不到那么多呢。
  
      不行,她要对他说教才行,免得以后他有事没事就拿钱来甩人,那样迟早会败光的。她可不想夫妻俩以后穷得连孩子的奶粉钱都买不起了。
  
      等等!
  
      夫妻俩!
  
      她才答应和他交往,给彼此一个机会,她怎么就想到这些字眼,还孩子呢,难不成她打定主意要嫁给他了?
  
      林小娟捡起所有钱之后,脸便偷偷地红了起来。
  
      “你……我要报警……你说你是谁?慕容俊?千寻集团的总特助慕容俊?”沈柔正想打电话报警,忽然记起了慕容俊的话,她立即瞪着那双小眼,不敢置信地问着。
  
      她不会这般的倒霉吧,在这里还能遇到慕容总特助!
  
      慕容俊笑,这次是冷笑了。
  
      看到林小娟还在四处张望,看看她有没有遗漏钱没有捡,慕容俊大手一伸,一拉,便把林小娟扯回到自己的身边,拥入怀里。他的身高比林小娟高得太多了,他拥着林小娟,用小鸟依人形容最贴切了。
  
      “我的确在千寻集团任职。环宇看来还是有本钱让沈小姐嚣张的。”慕容俊说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却让沈柔如同坠入了冰窖。
  
      蓝若希嫁给了霍东铭,那是因为蓝若希有那样的本钱和出身,可是林小娟凭什么就能和慕容俊在一起?
  
      一股嫉妒划过了沈柔的心头。
  
      “小娟是我的女人!谁敢对她不利,我便让他们全家扫大街去!沈小姐,你回家告诉你爸爸,让他把环宇的卫生给我打扫干净,特别是总裁办公室!改朝换代大扫除。”抛下狠狠的一句话,慕容俊搂着林小娟越过又气又恨又怕的沈柔呆立当场。
  
      倒霉时,喝口水都会呛死。
  
      她出来购购物,也会碰上让环宇越来越困难的商场敌人。
  
      谁都知道很多时候,千寻集团对下面发号施令的人都是慕容总特助。
  
      慕容俊刚刚那一句话告诉她,就算霍东铭不出手了,他也会让环宇从商界除名的,想到自家好好的一间公司就是因为自己的一段悲惨的爱情而走向灭亡,沈柔心里悔恨万分。
  
      早知道会这样,她宁愿一辈子不嫁,也不抢蓝若希的男朋友了。
  
      路虎开走了,林小娟坐在副驾驶座上数着那些钱。
  
      慕容俊偏头看她一眼,柔声笑着:“你的样子,好像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似的。”
  
      “三千元,还你。对那种自以为是的贱人,你想打就打,何必找借口。这钱,捐给慈善机构还能有些用处,给那个无耻的贱人,简直是污辱了人民币!不过还是挺过瘾的,刚才在商场里,她就拿钱甩给别人,以为自己有钱了不起的样子。没想到才转眼功夫,她也被人用钱甩了,真是报应呀,来得挺快的。慕容俊,我告诉你哈,赚点钱不容易,你以后再拿钱乱扔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你别告诉其他人,我认识你。”
  
      林小娟把三千元递还给慕容俊,还对他说了一通的教。
  
      慕容俊依旧笑着,向金凤凰酒店开去,并没有接那三千元,嘴里说着:“好,我以后再也不拿钱扔人了,不再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其实,我这个人真的很低调的,至少比霍东铭低调多了,你可别把我想成了坏人哈。这钱,我们等会儿去酒店喝早茶吧,你拿来请我吃了,就算是你补偿我的早餐。”
  
      拿他的钱,请他吃早餐,真划算呀。
  
      不过林小娟还是把钱塞还给他了,很有骨气地说着:“等我以后赚了钱,再请你,今天你先请我,钱还你了。”
  
      慕容俊还想说什么,林小娟已经扯开了话题,她把她想改行的想法告诉了慕容俊,慕容俊听后,忍不住挑了挑眉,觉得她这个法子可行。
  
      转手的生意只要有货源,有客源是稳赚不亏的。
  
      而且每天忙碌的时间仅有半天,的确比卖衣服强,还能陪他。
  
      于是,两个人到了金凤凰酒店后,点了他们要吃的早餐,坐下来,一边吃着一边说着改行的事情。
  
      林小娟告诉慕容俊,她会开车,因为她老爸志气大,想着将来她和弟弟有出息了,就买私家产,所以姐弟俩在成年后都去学过了车,都考取了驾照的。刚开始做,她决定请车回乡下收购青菜,等到赚了钱,她再自己买车,自己送货,这样能省点钱。
  
      听着她的雄心勃勃,天生就有经商头脑的慕容俊知道她将来必定能成为女强人。粮食,蔬菜还可以销给那些饭店,工厂,最主要是看林小娟能不能跑成业务了。不过她有货源,质量有保障,倒是不怕没有销路。
  
      他还帮林小娟指出一些存在的不足之处,让林小娟改行的计划更加完善,他是希望林小娟能爬起来,这样多少能让自己那个势利的母亲对林小娟刮目相看。就算不在意家人的看法,他都会娶林小娟,不过打心里,他还是不希望有人瞧不起他的女人。
  
      慕容俊和林小娟吃着温馨的早餐,霍家那边,却有人连房门都不肯打开,更别说吃早餐了。
  
      章惠兰站在霍东燕的房前,现在已经上午九点多了,可是霍东燕房里还没有动静,平时霍东燕是会起来得很晚,可是昨天她出了事情,家人都在担心着她。明明对于霍东燕来说还是超级早的时间,霍家人已经觉得很晚了。
  
      “燕燕,你起来了吗?妈进去好吗?你肚子饿了吗?妈今天一大清早就起来替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早餐,你起来吃一点好吗?”章惠兰保养得体的脸上有着倦容。昨天晚上霍家的酒会午夜才结束,她也很晚才睡,又因为霍东燕的遭遇,让她的心一直都很痛很痛,原本就有些失眠的她,更加的睡不着了。
  
      早上,她又早早地爬了起来,亲自为蓝若希准备了孕妇吃的丰富早餐,也为霍东燕准备了早餐。可她站在门外叫了半个小时了,霍东燕的房里还是没有动静。
  
      她想开门进去,发现霍东燕反锁了房门,平时霍东燕经常性不锁房门的。
  
      她担心霍东燕想不开了。
  
      “红姐。”章惠兰叫了半个小时,房里都没有动静,她连忙扭头吩咐着跟在她身后的红姐:“快,去叫大少爷,还有老爷,让老爷找出小姐房里的预备锁匙。”
  
      吩咐红姐的时候,章惠兰的脸色已经带着白了,人也有点轻颤,她害怕。
  
      自己的女儿一向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一下子就受到这种打击,还是被她最信任的朋友害的,这种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昨天女儿回来后表现得很坚强,很正常,可那些是假象呀。谁知道关了房后,她会不会想不开,会不会在房里割脉自杀什么的?
  
      越是这样想,章惠兰便越是害怕,拍门的声音更大了,然后惊动了别墅里所有人,连老太太都上楼来了。
  
      很快,霍东铭便拿了备用锁匙前来,他快速地打开了霍东燕的房门,等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霍东燕并不在床上,所有人都大惊。
  
      一窝蜂似的,众人都往霍东燕的房里涌进去。
  
      “燕燕!”
  
      “东燕!”
  
      众人涌进了房里,才看到霍东燕整个人缩倦着坐在角落里的地板上,披散着头发,把头和脸都埋在她的双膝之间,显得很无助。
  
      对于母亲的叫唤,她充耳不闻,只沉浸在自己的痛苦当中。
  
      昨天晚上之后,她把蓝若希推出了房间后,她越是想着越伤心,才知道她原来脆弱得不堪一击,所有坚强,所有无所谓,都是装出来的。
  
      她的手里还握着那条有着“黑”字的男士项链,仅一个晚上,她对这条项链就有了错综复杂的情感。恨这条项链的主人在自己神智不清的时候夺走她的清白,可这个男人却又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哪怕是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发生的事,女人对于自己第一个男人总是难以忘怀的。她也在猜测着对方留下这条项链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以后来找她吗?向她负责吗?
  
      他又是长着怎样的一副模样?
  
      她最担心的,想得最长远的便是万一自己将来对这件事放下了,有了新的人生,新的生活,这个男人忽然出现,会不会狠狠地捅她一刀,拆散她以后的幸福生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