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 081 酒会

081 酒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蓝若希坐着计程车回到华艺的时候,看到一辆有一分熟悉的红色奥迪停在公司门前,似是等候了多少。
  
      那是霍东恺的车。
  
      蓝若希对霍东恺的认知,一直都是对霍东铭温和有礼夹着满腔的尊敬,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私生子对正室所生的儿子那般的尊敬,没有渗入一分的假。对外人,完全是阴恻恻的,冷冰冰的,总是绷着一张棺材脸,让人看到他就闪三闪,怕被他冷坏了。
  
      她不喜欢霍东恺,但也不讨厌,对于他的私生子身份,她看法也不同,那不是他愿意选择的,他也是万般的无奈。毕竟生他的人是江雪,而他不可能在肚子里就要求江雪不能当人家的小三。所以,她从来就不以私生子的出身去攻击他。
  
      她想,要是他没有一个当小三的妈,以他的才能,肯定和霍东铭一样厉害,能进驻千寻集团,成为重要人物的。
  
      她和霍东恺也没有交集,见面,她只会淡淡而有礼貌地叫他一声东恺哥。在结婚前夕,他曾经单独出现过,那次还莫名其妙地质问过她为什么。她一生气就连名带姓一起叫他了。
  
      她以为他也和霍东燕一样,不喜欢她嫁给霍东铭,以为婚后,他会加入霍东燕的行列,处处和她作对。
  
      不过,她的以为都错了。
  
      他和霍东燕不对盘,霍东燕没少欺负他,兄妹俩人就如同敌人一般。
  
      婚后再相见,他对她的态度依旧如婚前那般的淡冷,只是看她的眼神总是带着莫测高深,让人猜不透。估计霍家五子都是这样吧,每个人的眼睛都像无底洞一样,让人看不透。两个人碰面,说话更少了,他甚至不曾当面叫过她一声大嫂。不过网上聊天,他倒是挺多话说的,那一次网上聊天,她就看出他其实不是天生冷漠的人,应该是生活环境以及身份让他不得不以冷漠示人。
  
      此刻,他来做什么?
  
      蓝若希下了计程车,正想给钱,忽然发现自己的包包竟然不见了,顿时大惊失色,她今天带着出门的包虽然不是她那只贵重的lv包,只是一只过千元的包包,但包里面放着她的证件以及钱包手机等,钱包里面还有几千元的现金,还有一张上不封顶的银行卡。
  
      怎么会不见的?
  
      她和林小娟在随缘咖啡馆喝咖啡的时候,还是她结的帐,上了计程车,她好像是拿了的,难道没有拿吗?
  
      “小姐,车费一共是两百一十六元。”计程车司机看着她,提醒着她该给车费了。
  
      “对不起,我的包包不见了。”蓝若希脸现尴尬,她猜着,包包肯定是留在了随缘咖啡馆,应该是她结完了帐后,又随意地摆放回一旁的椅子上,等到离开的时候,人走了,包没有带。手机也在包里,想打电话向霍东铭求助都不行。
  
      “小姐,你是想坐霸王车吗?”计程车司机听到她这样说,脸色顿时有几分的难看,以为她找借口。
  
      “我不是……”
  
      三张红色的毛爷爷从背后递来,递到了计程车司机的面前,霍东恺低沉的嗓音传来:“这是车费。”
  
      蓝若希转头,不好意思地叫着:“东恺。”
  
      计程车司机接过了钱,又找回了零钱,便把车开走了。
  
      “怎么回事?”霍东恺站在她的面前,淡冷地看着她,问着。
  
      “我的包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丢在随缘咖啡馆了。东恺,你开着车来,要不载我到咖啡馆看看。”蓝若希急切地说着。
  
      “你先别急,我帮你打电话问问。”霍东恺温淡地安抚她,冷眸深处掠过了一抹温柔,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等到对方接了电话,他低沉地问着:“请问你们馆捡到一个包吗?要是有,请原封不动地送到第一工业区华艺玩具实业有限公司。什么?被两个黑衣男人拿走了?好,我知道了。”
  
      切断了通话,霍东恺看着蓝若希,神情还是那般的温淡:“被人拿走了。”
  
      一听到自己的包被人捡到拿走了,蓝若希忍不住自责着:“我怎么会这般大意的?我从来都没有这般大意过。”估计就是和林小娟聊得太开心了,忘形了才会忘记拿包了。
  
      霍东恺站在她的面前,抿着唇不说话。
  
      看着她自责,他有一股冲动想把她带入怀里,告诉她不用太自责,他有能力帮她找回来。不过冲动终究是被现实控制住了,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他的亲大嫂了。他不能做出伤害大哥的事情。
  
      正在这里,又一辆计程车开来,在两个人的面前停下。
  
      从车后座走下来一个穿着一套黑色西装的男人,五官端正,身材高大,面容峻冷,他手里拿着一只包,正是蓝若希今天带着出门的那只包。
  
      对方拿着包走到她的面前,递给她,说着:“小姐,这个包是你的吧?刚才我看到你掉在咖啡馆里了,所以专程给你送来。”
  
      蓝若希赶紧接过包,正要向对方道谢,对方已经转身钻回车内,车便开走了。
  
      “先生,请问你贵姓,谢谢你。”蓝若希追上前两步,向对方道谢。
  
      霍东恺站在原地,眼神却莫测高深的。
  
      对方如果仅是一个陌生人,怎么知道蓝若希在这里?竟然准确无误地把包送到这里来给蓝若希。
  
      他们,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
  
      应该是……
  
      霍东恺想到了保镖方面去,以自己亲亲大哥对蓝若希的疼爱,肯定会请保镖保护她的,但她又不喜欢被人跟着,估计就是暗中保护的了。如果大哥真的请了隐身保镖跟着蓝若希,那他今天来这里,大哥是否会知晓?
  
      一丝的心慌掠过了霍东恺的心底。
  
      再看着蓝若希,他想立即离去,却又贪婪地想多看她两眼。
  
      今天是她接手公司的第一天,他想来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到她的。
  
      不过此刻,他还要进去吗?
  
      蓝若希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包,确定自己的东西都在,忍不住又说着:“那个人真好,拾金不昧。东恺,要不要进去坐坐?哦,对了,你怎么也来了?该不会东铭又安排你来帮忙吧?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哈,我不需要你的帮忙。”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公司里走去。
  
      “喜羊羊……美羊羊……”
  
      手机响了起来。
  
      蓝若希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霍东铭的,她不禁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拾金不昧的好心人,把她的包送还给她了,否则此刻霍东铭打电话来,她没有拉到,他肯定又会担心的。
  
      “东铭。”蓝若希飞快地按下了接听键,那动作看在霍东恺的眼里,就是迫不及待。
  
      心,又划过了点点痛楚。
  
      那痛,让霍东恺止住了前进的脚步,打消了进去的念头。
  
      霍东铭是打电话来问她回到公司了没有,夫妻俩通了一个简短又甜蜜的电话后,蓝若希才发现霍东恺没有跟着进来。她扭头,便看到霍东恺站在他的车前,朝她做了一个再见的动作,还指指他自己,意思是他有事情要忙,不进来了。
  
      蓝若希也不在意,笑着朝他做了一个再见的动作,便扭头走进了办公大楼,消失在霍东恺的视线里。
  
      来这里等候了半个小时,却没有进公司。
  
      霍东恺钻进车内,还是忍不住深深地凝视一下那五层楼高的办公大楼,至少他单独和她相处过了,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也让他满足了。
  
      脚猛地踩油门,红色的奥迪如同来时一样,悄然而来,同样悄然而去。
  
      他的出现,在蓝若希的世界里,是最平常的,就如同上午霍东远和霍东旭兄弟俩出现的性质一样,在蓝若希的心里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而在他的心里,却把这短短的几分钟相处烙入了心头,让他那颗不正常的心稍微得到了抚慰。
  
      下午的时间,蓝若希在忙碌中度过。
  
      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华艺,华艺是她名下六间公司中最大的一间,她想着先掌握了华艺的运转情况再去掌握其他公司。
  
      不过她还是会打电话到其他五间公司里询问一下。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霍东铭就来接她了,哪怕她也有车,霍东铭却坚持要她和他坐同一辆车,而她的车,则由他的一名保镖开回家去。
  
      晚上要参加风老先生的生日酒会,她还要回家去换衣服。
  
      生日酒会是晚上七点钟开始,从华艺回到家里也有五点多了,再洗一个澡,化些淡妆,穿上晚礼服,也是时候出门了。
  
      霍东铭比蓝若希先一步换上了晚礼服,他依旧是一身的黑色,淡淡的神情里有着一丝骄傲,有一丝冷漠,黑色的晚礼服,又把他的高贵和优雅衬托出来。
  
      他坐在房里的沙发上,等着蓝若希出来。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还是非常的有耐心,似乎,他天生就是为了等她。
  
      房里,静悄悄的。
  
      暖气开着,感受不到外面半点的冷意。
  
      窗外,黑色的夜幕已经拉了下来。
  
      初冬的夜晚来得比夏天要早,冬天是日短夜长。
  
      今天晚上没有风,哪怕气温有些下降,因为没有风,倒是让人觉得舒适至极,感觉不到太多的寒意。
  
      “东铭。”
  
      蓝若希清脆的声音传来,霍东铭扭头,便看到了蓝若希穿着一袭纯白色的露肩长裙,那美丽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让他看到就喉咙发紧,裙子的衣料白得仿佛透明一般,微微反光,就像天使的翅膀一般,却又一点也不暴露,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弧线,优雅地微篷起来,露出她那双洁白修长的美腿,裙角坠满了钻石,星星点点般的钻石,恍如无数美丽的晨露。
  
      雪白纤细的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璀璨夺目的项链,让她看上去高贵得如同女皇一般。
  
      霍东铭慢慢地站了起来,沉静的眼眸里满是惊艳。
  
      他知道他的爱妻很美丽,平时她总是随意大方的打扮,把她的美丽掩去了几分,却依旧光彩耀人。此刻,穿着晚礼服,更把她的美丽衫托出来,把他的魂都给勾走了。他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不该让她陪着他一起去参加酒会,因为她会成为全场男人追逐的对象。
  
      “怎样?好看吗?”蓝若希满带希冀地看着他,这套晚礼服,她在衣柜里挑了很长时间才挑中的,因为他是一身黑色的晚礼服,神秘而高贵,她便想着穿白色的晚礼服和他的黑色搭配,黑白分明,她能烘出他的黑色高贵,他又能烘出她白色的纯洁。
  
      其实,她想挑紫色的。
  
      现在她挑这袭白色的,完全是为了他。人说,女悦为己者容。她理解了这句话,她不想吸引谁的眼光,只想吸引他。
  
      “好看到了极点。”霍东铭深深地说着,走到了她的面前,有点霸道地把她带入怀里,吃着味说着:“我怕等会儿酒会上,你会被所有男人盯着。”
  
      闻言,蓝若希忍不住失笑起来,手指轻点一下他的胸膛,失笑着:“还没有去就开始吃味了,再说了,我这样都是为了你,我只想吸引你的目光。”
  
      霍东铭用力地搂紧她,哑声说着:“你不打扮,都吸引了我。若希,无论什么时候,我的眼里都会只有你一人。”
  
      “好啦,好啦,别肉麻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门吧,可别迟到了。”蓝若希一看时间已经七点了,连忙推了推霍东铭。
  
      “说是七点开始,一般客人都要过八点才会到达的。我们不会迟到的。”霍东铭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抵压在沙发上,灼热的视线就如同着火了一般,在她的身上燃烧着,眼底的**浓得可以把他整个人吞噬。
  
      “东铭。”在他凑上温唇,就想亲吻她的时候,她低叫着,“别吻去了我的妆,我化了淡妆的,快放开我啦,真的该出门了。”看他的样子,她就知道他想和她燃烧一回。
  
      拜托,都要出门了,他还会被她勾起**。
  
      有时候,她都不知道他对她的渴望怎么会那般的浓烈,永远都像一只喂不饱的猫。
  
      霍东铭停止了想亲吻的动作,深深地凝视着她,用眼神把她吻了千万遍后,才不舍地放开了她,拉着她站了起来,暗哑的声音还有着没有消散的**:“回来再吃。”
  
      轰的一声,蓝若希的脸便烧了起来。
  
      这男人……
  
      “若希,你这副样子,分明就是想让我们不用出门了。”看到她脸红了,霍东铭刚刚才开始消退的**顿时又飙了回来,声音变得更哑了,差点就要把她带上床先吃了。
  
      “不理你了。我先走。”蓝若希红着脸娇嗔着,转身就向房外走去。
  
      霍东铭沉沉满是宠溺的笑声跟着她而来。
  
      夫妻俩下了楼,楼下大厅里一如往常一般,只有老太太坐在那里,老太太知道夫妻俩要参加酒会,似是特意守在楼下,等着看金童玉女似的。
  
      霍东恺也会参加酒会,不过他没有回霍家大宅换衣服,而是回到了他自己的小别墅里。
  
      “美姨,拿相机来。”
  
      老太太一看到小夫妻俩下了楼,顿时老眼大放光彩,好像见到了九天仙女下凡尘一样,笑得就像七岁孩童一般,大叫着让美姨拿来相机,她要把自己最宝贝的金孙以及孙媳妇此刻的美丽拍下来,不仅仅是她看,以后也可以让小夫妻俩当作回忆。
  
      “奶奶。”蓝若希失笑地叫着,上前几步就挽住了老太太的手臂,失笑地说着:“奶奶是看着若希长大的,又不是第一次看若希穿晚礼服,这般大惊小怪的,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老太太呵呵地笑着,美姨拿来了数码相机,老人家硬是替小夫妻俩拍下了珍贵的相片,让他们以后当做回忆。
  
      “要不是奶奶年纪大了,奶奶都想跟着去凑热闹呢。”老太太眼里也有着对过去的缅怀。年轻时的她也是大美人一个,跟着自己的男人出入过无数高级酒会,那时的她也是光彩夺目的,往往让自家男人紧张至极,仿如现在的宝贝金孙紧张若希一般。
  
      “奶奶,对不起,今晚又没有办法陪你了。”蓝若希知道老太太是寂寞所致,歉意地说着。
  
      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慈爱地笑着:“奶奶都习惯了的,别说什么对不起的,奶奶知道你有心意就行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该出门了。东铭。”老太太又转向了霍东铭,吩咐着:“记得要开暖气,别让若希冷到了。”
  
      霍东铭浅笑着应了一声。
  
      不用奶奶叮嘱,他也不会让若希冷到的。
  
      在老太太和美姨的相送下,小夫妻俩带着两名保镖坐进了尊贵的劳斯莱斯,离开了霍家别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