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爆裂书生 > 第一百七十八回 欲~海仙踪

第一百七十八回 欲~海仙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湖多寂寞,古来贤圣复有谁。⊙,

    潮头浪打青山暮,云外风招白鹤回。

    念念此身终怕老,幽幽彼岸却堪飞。

    一思沧海萍中笑,愿共君帆逐落晖。

    书接上回。

    断天涯上的史世明一心练得盖世神功去称雄霸业,谁曾想,反遭来了与他联姻的藩王赤扎桑的算计,终至练功走火入魔的境地。

    而此时地牢里的朱恩,得偿所愿寻获各派掌门人,将之一一从牢笼里解救出来。

    “不对啊,莫不是被史世明下了药?为什么每个掌门人都是浑浑沌沌痴痴呆呆的模样?”朱恩对蓝瘸子等人说道,瞅着眼前的场景心里又是一沉。

    “盟主所言有理,这下可就棘手了。”蓝瘸子也是担心起来,拉过武当掌门天龙真人的手把了一会脉:“也不知是被下了什么毒药?竟半点没有头绪,这可如何是好?”言罢和朱恩两人逐一检查了各个掌门人,尽都是双眼浑浊神志不清的模样,任他们怎么运气行法通经活络,还是没有半点起色,这可让朱恩稍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相公,我们或许可以出去了...”一妇女喜极而泣的声音。

    是原先朱恩在密室里所见的一男一女相携着走出了牢笼,皆是一身素衣中年居士模样的打扮。男的满面髯须,沉静的背后露出一丝期冀和犹豫。女的鬓发蓬松却还干净利索,眼中是难掩的兴奋和激动。尤其这妇女苍白的面容仍风韵犹存,却令初见的朱恩有似曾相识的疑惑。

    这二人走出牢笼看清了朱恩和各派掌门人,却一时愣住。

    不等朱恩发问,那中年男居士先问道:“这两位难道是少林德裕方丈和武当天龙掌门?”

    朱恩赶紧答道:“正是正是,还有昆仑逍遥子伉俪。峨眉崆峒等各派掌门。”

    “各派掌门都在?”中年居士难以置信的说道:“他...他真的做到了...”

    “居士所说的那个‘他’,是否指的是原丐帮帮主史世明?”蓝瘸子问道:“在下是原丐帮执法长老,今暂代帮主之职。”

    中年居士摇摇头,看清了各派掌门皆神志不清的眼神,脸色却忽的一变。

    那中年妇女对其丈夫说道:“子圆,他曾跟你说他贵为一派之尊。况是精通易容变术...所以...”中年居士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神情落寞间似有不堪言表的内情。

    “原丐帮帮主史世明,既是冒充任九霄重掌幽煞门之人。”朱恩索性挑明道:“现在已经被我们逼着躲回了断天涯。”

    果然中年居士夫妇俩闻言相视会意,如同意料之中一般。

    “在下朱恩,混元金刚拳孙天佑的关门弟子,亦曾师从吕仙人教诲。”朱恩抱拳一礼对二人说道:“今日是特意过来营救各派掌门的,两位前辈可知史世明在他们身上下了什么药吗?”

    “你是混元金刚拳孙天佑的关门弟子?”中年妇女惊诧的问道,上下打量起朱恩来:“你所说的吕仙人,难道是早就半仙之躯的纯阳真人吕洞宾?”言下皆修道中人。添几分亲近之感。

    “是的,仙师正是纯阳真人。”朱恩谦虚应道:“只可惜我未能学得他老人家的真本事,解不了各派掌门身上的病症。”

    “恩公不必担心...他们是被喂了魂~离摄~魄丹。”中年居士几分内疚般说道:“所幸中毒不深,假以时日调理,还是能够恢复神志的。”

    此番说话听得朱恩和蓝瘸子等人卸下了心头的重担,朱恩更是连声感谢。

    “恩公何必言谢,我们没想到还能有重见天日的时候,该感谢的是我们才对啊。”中年妇女屈身福礼道。

    “哪里哪里。也当是善缘,各掌门还需要仰仗二位救治呢。”朱恩急忙还礼道。

    “救治各位掌门实属份内之事。”中年居士坦诚道。复不再有所隐瞒,一一道出了其中的实情:“这摄~魂~丹,实则是根据先秦古法炼制,为极乐门所独有。你们所说的‘史世明’,曾用此丹药做引子,豢养了一批没有人性的死士。而这史世明本人真身...不是别人...正是我唯一的亲哥哥,思子禄。”

    中年居士这番话一说出口来,可谓震惊世人!

    极乐门竟然和幽煞门和史世明是这等关系!

    随着各种疑问和答案的解开,却也听得朱恩渐渐欣喜若狂起来。

    也就是说,眼前这一对伉俪。竟是世人认为早被幽煞门屠戮了的极乐门掌门思子圆和其夫人,也正是思彩云的父母亲,更莫说是朱恩的老丈人和岳母大人了。

    这对朱恩来说,惊诧之余不啻于天大的喜讯。

    ‘噗通’一声,当场就跪了。待两相道来,更如生离死别后的亲人相遇般激动。

    ————————————

    史世明在管长青的呼唤中醒来。

    管长青看着眼前神志不清,一夜秃头的史世明五味翻陈难过道:“主上...你这一身血...莫不是练功入了邪,着了魔道?”

    史世明没有回答,已经认不出他是谁了,茫然乍惊的眼神,忽而四顾里胡言乱语。

    “主上...你我兄弟二人这么多年,称皇称霸逐鹿江湖,竟然是这么个结局吗?”管长青说着不由仰天凄笑。

    “你是谁?你是谁?”史世明衣衫不整地疯魔起来,一会儿指着管长青,忽而又对着虚空乱语:“鹤老九?...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来抢我的宝座?啊!!!啊!!!你是凌天下?...我才是任九霄!...”

    “子禄,你现在易容易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吗?”管长青突然欺身抓住他的衣领,一个耳光便扇在他的脸上,却哪里还打得醒这走火入魔了的人。

    史世明怪叫连连,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挣脱了管长青。尖叫着复撞入了司徒文姬的怀里。

    “义父!义父你这是怎么了?”赶来的司徒文姬抱住疯癫的史世明哭问:“长青叔叔,义父这是怎么了?”

    “他疯了...”管长青哽咽道,眼中有泪。

    “救救义父,长青叔叔,快救救义父啊。”司徒文姬哭求道。

    可是史世明也已经认不出她来了,尖叫着拼命挣脱她的手臂。惊慌地跑开:“啊!!!你是谁?你是文君?...你是文君!你不是死了吗文君?我养大了我们的女儿啊....我没有负你!你也是要来抢我的宝座吗?...”

    文君是司徒文姬母亲的乳名,司徒文姬凌乱里不及细想,生怕疯癫了的史世明有什么闪失,一路呼喊着追了出去。

    “就这么疯了?枉费我一番心思。”赤扎桑什么时候站在了管长青身旁,看着跑出去的史世明和司徒文姬二人道。

    一霎那,管长青明白了什么。

    “你给他的混世魔王心法是假的?”管长青转身怒视赤扎桑道。

    “当然是真的。”赤扎桑却看也不看管长青回答道,挥挥手,示意在外守候的手下去拦截司徒文姬父女二人。

    管长青一身天蚕神功凝聚,却见赤扎桑瞧着猎物一般的眼神对管长青说道:“你看看我的头发。混世魔王的标志之一便是红云盖顶,哈哈哈哈,当然我给史世明的秘籍有点不一样,所以他就变成了秃头傻子。”

    管长青压住心头怒火,暗自积聚一击必杀的功力。

    赤扎桑仿如不觉,仍不紧不慢地靠近他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没有死,而是变成了个疯子。可想而知他那一身天蚕神功是有多厉害了。”

    瞅准机会,管长青狂吼着出手了。毕尽一生的功力。方圆周遭仿佛都被寒冷凄霜肃杀,一股冰柱寒流从他泛白的双掌直击向赤扎桑的胸口。

    如此近的距离,必然是来不及出刀也无法躲闪。而若是赤扎桑和他对掌,哪怕他的功力更胜一筹,也当低挡不住天蚕寒玉神功的九阴至寒。

    果然,赤扎桑红发须张。一身澎湃内力,竟然生生突破管长青的冰柱寒流,和他双手扺掌交实对上了。

    “蓬!”的一声裂空巨响。

    交击的劲气在二人四周一圈圈横扫了开去,荡起了遍地的狂沙。两人的双脚都踏入了泥里半尺有余。

    管长青内力催逼不停,誓要把赤扎桑力毙掌下。

    赤扎桑竟然在这紧要关头。失声冷笑:“也让你见识混世魔王的盖世神功。”

    接着,管长青忽觉掌上的内力打在对方身上,却似乎泥牛入海一般全无声息,还未等管长青明白过来,他体内的真气便如溃决了一般,疯涌向对方的身体。

    “这就叫‘混元噬气功’。”赤扎桑兴奋地说道,贴着管长青的双掌彷如无底洞吸盘一般,疯狂抽取对方苦练一生的功力。管长青痛苦的脸已经扭曲不已,奈何已成他人刀俎上的肉,无力回天。

    “能第一个死在混世魔王手里,你也不枉此生了。”赤扎桑冷笑道:“这可原本是为了史世明准备的,啊哈哈哈。”言语间,体内充盈着对方天蚕寒玉神功的冰凉,由是贪婪不肯撒手,真真是要让管长青油尽灯枯气竭身亡啊。

    一个身影猛地撞向赤扎桑的后背,还带着左护法的惨叫。闪避里未等赤扎桑反应过来,撞击接踵而至。逼得赤扎桑只好松开了管长青回身自卫。管长青这才算捡回了半条老命,却也已经快油尽灯枯的瘫软在地上。

    撞上了来的人都是赤扎桑的一干手下,此刻不死也都呻~吟不起,而赤扎桑这才看清了对手的真正面貌。

    “哦?哈哈哈...难道传说中的‘爆裂书生’就是你?”赤扎桑看着朱恩兴奋道,体内刚刚倍增的功力蠢蠢欲动。

    “你就是藩王赤扎桑吧?”朱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上来说道:“混世邪魔红毛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